落霞小說

第十回 不傳傳百變 無敵敵千招

金庸2015年01月04日Ctrl+D 收藏本站

關燈 直達底部
小節: 1 2 3 4 5 6 7

袁承志睡到日上三竿,這才起身。焦宛兒親自捧了盥洗用具和早點進房,袁承志連忙遜謝。洪勝海便在旁服侍。剛洗好臉,木桑道人拿了棋盤,青青拿著棋子,兩人一齊進來。青青笑道:“貪睡貓,到這時候才起身,道長可等得急壞了,快下棋,快下棋?!痹兄鞠蛑屏艘谎?,忽然一笑。青青笑道:“笑甚么?”袁承志笑道:“道長給你甚么好處?你這般出力給他找對手?!鼻嗲嘈Φ溃骸暗篱L教了我一套功夫。這功夫啊,可真妙啦。別人向你拳打腳踢,你卻只管跟他捉迷藏,東一溜,西一晃,他再也別想打到你?!痹兄拘睦镆粍?,偷眼看木桑道人時,見他拿了兩顆白子、兩顆黑子,放在棋盤四角,手中拈著一顆黑子,輕輕敲擊棋盤,發出丁丁之聲,嘴角邊露出微笑。

袁承志心想:“今晚二師哥、二師嫂雨花臺之約,那是非去不可的。瞧二師嫂的神氣,只怕不能不動手,我又不能跟他們真打。二師哥號稱神拳無敵,我全力施為,尚且未必能勝,如再相讓,非受重傷不可,真有差池,只怕連命也送了。道長傳授她武功,似乎別有深意?!北愕溃骸耙蚁缕?,倒也可以,可是你得把這套功夫轉教給我?!鼻嗲嘈Φ溃骸昂猛?,這叫做見者有份,你跟我講起黑道上的規矩來啦?!眱扇苏f笑了幾句,袁承志就陪木桑下棋。午飯后,袁承志和崔秋山談起別來情由。一個知道闖王勢力大張,不久就要大舉入京;另一個見舊時小友已英武如斯,藝成品立,均覺喜慰。談了一陣,又說到崔希敏和安小慧失金奪金之事。青青不住向袁承志打手勢,叫他出去。崔秋山笑道:“你小叫你呢,快去吧!”袁承志臉一紅,不好意思便走。崔秋山笑著起身走出。青青奔了進來,笑道:“快來,我把道長教的功夫跟你說。他教的時候我壓根兒就不懂。他說:‘你硬記著,將來慢慢兒就懂了?!遗略龠^一陣就全給忘了?!碑斚逻B比帶劃,把木桑所授的一套絕頂輕功“神行百變”說了出來。木桑道人輕功與暗器之術天下獨步,這套“神行百變”更是精微奧妙,當年在華山之時,袁承志所學尚淺,無法領會修習,是以沒有傳他。青青武功雖不甚精,但記性極好,人又靈悟,知道木桑傳她是賓,傳袁承志是主,只是不明白為甚么要自己轉言,當時生吞活剝的硬記了下來,這時把口訣、運氣、腳步、身法等項一一照說。只聽得袁承志心花怒放,喜不自勝。他習練木桑所傳的輕功已歷多年,這套“神行百變”只不過更加變化奧妙,須以更深內功作為根底,基本道理卻也與以前所學的輕功無別。此時他武學修為大進,一聞要訣,便即領悟。青青有幾處地方沒記清楚,袁承志一問,她答不上來,便又奔進去問木桑道人。等到二次指點,袁承志已盡行明白,當下在廳中按式練了一遍。

但覺這套輕功轉折滑溜,直似游魚一般,與人動手之際,若是但求趨避自保,敵人兵刃拳腳萬難及身,這才明白木桑的用意。然他知二師哥武功精絕,當年師父曾說:“你大師哥為人滑稽,不免有點浮躁。二師哥卻木訥深沉,用功尤為扎實?!庇纱丝芍?,二師哥的功力多半在大師哥之上,這套功夫新練未熟,以之閃避抵擋,只怕未必能成。

他凝思良久,忽然想起師父初授武功之時曾教過一套十段錦,當時自己出盡本事,也摸不到師父一片衣角,其中確是妙用無窮。木桑道人的“神行百變”功夫雖然輕靈已極,但似嫌不夠沉厚,始終躲閃而不含反擊伏著,對方不免無所顧忌,如和本門輕功混合使用,豈非并兼兩家所長?他獨自在書房中閉目尋思,一招一式的默念。旁人也不去打擾。到得申牌時分,袁承志已全盤想通,但怕沒有把握,須得試練一番。于是請焦宛兒約了十多位師,各人提了一大桶水,在練武場四周圍住,自己站在中心,一擺手,各人便舀水向他亂潑,他竄高伏低,東躲西避,等到十桶水潑完,只有右手袖子與左腳上濕了一灘。各人紛紛上前道喜,賀他又練成一項絕技。木桑道人卻一直在房中呼呼大睡,全不理會。晚膳過后,袁承志便要去雨花臺赴約。焦公禮、焦宛兒父女想同去解釋,青青要隨伴助陣,袁承志都婉言相卻。青青撅起了嘴很不高興。袁承志道:“他們是我師哥師嫂,今晚我只是挨打不還手,你瞧著一定生氣,豈不是壞了我的事?”青青道:“你讓他們三招也就是了,干么老不還手?”袁承志道:“我要用你教我的功夫,瞧他們打不打得著我?!鼻嗲嗯氖中Φ溃骸澳俏腋デ魄?,親眼看我乖徒兒大顯身手。你怕我得罪你師哥師嫂,我一句話不說就是?!痹兄拘Φ溃骸澳憧涎b啞巴?”青青點頭道:“好,就裝啞巴?!痹兄巨植贿^她,只得讓她同去。進去向木桑告辭,只見他向著里床而睡,叫了幾聲不醒,崔秋山卻已不知去向。兩人向焦家借了兩匹健馬,二更時分,已到了雨花臺畔。見四下無人,便下馬相候,等了半個時辰,只見東邊兩人奔近,跟著輕輕兩聲擊掌。袁承志拍掌相應。

一人說道:“袁師叔到了么?”聽聲音是劉培生。袁承志道:“我在這里等候師哥師嫂?!毖垡妱⑴嗌兔穭妥呓?,遠處一個女子聲音叫道:“好啊,果然來了!”

語聲剛畢,兩個人影便奔到跟前。青青一驚,心想這兩人來得好快。梅劉二人往外一分,那兩個人影倏地竄出,正是歸辛樹和歸二娘夫婦。遠處又有一個人奔來,袁承志見她身形,知是飛天魔女孫仲君。她功夫可就和師父師娘差得遠了,奔了好一陣才到跟前。她手中抱著一個小孩,是歸氏夫婦的孩子。歸二娘冷冷的道:“袁爺倒是信人,我夫婦還有要事,別耽擱辰光,這就進招吧?!痹兄竟硇卸Y,恭恭敬敬的道:“小弟今日是向師哥師嫂陪罪來的。小弟折斷師嫂的寶劍,實是事前未知。冒犯之處,還請師哥師嫂瞧在師父面上,大量包容?!睔w二娘冷笑道:“你是不是我們師弟,誰也不知,先過了招再說?!痹兄局皇峭谱?,不肯動手。

歸二娘見他一味退縮,心想若非假冒,何必如此膽怯氣餒?忽地左掌提起,斜劈下來。袁承志疾向后仰,掌鋒從鼻尖上急掠而過,心中暗驚:“瞧不出她女流之輩,掌法如此凌厲了得?!睔w二娘一擊不中,右拳隨上,使的正是華山派的破玉拳。袁承志對這路拳法研習有素,成竹在胸,當下雙手下垂,緊貼大腿兩側,以示決不還手,身子晃動,使開融會了“神行百變”和十段錦的輕功,在歸二娘拳腳的空隙中穿來插去。歸二娘連發十余急招,勢如暴風驟雨,都被他側身避開。歸辛樹在旁瞧得凜然心驚,暗想這少年怎地如此了得,他的輕功有些確是本門身法,但大半卻又截然不同,莫非這少年是別派奸徒,不知如何,竟偷學了本門的上乘功夫去?當下全神注視,只怕妻子吃虧。

歸二娘見袁承志并不還手,心想你如此輕視于我,叫你知道歸二娘的厲害!雙拳如風,越打越快,她既知對方并不反擊,便把守御的招數盡數擱下,招招進襲。袁承志暗暗叫苦,想不到二師嫂將這路破玉拳使得如此勢道凌厲,加之只攻不守,威力更是倍增,心想當真抵擋不住之時,說不得,也只好伸手招架了。

孫仲君見袁承志雙手下垂,任憑師娘出手如何迅捷,始終打不中他一招,越看越惱,斜眼間見青青站在一旁,看得興高采烈,滿臉笑容,當即將小師弟往梅劍和手中一送,拔出長劍縱身而前,向青青胸口刺去。

青青吃了一驚,疾忙側身避開。她受袁承志之囑,此行不帶兵刃,被孫仲君刷刷數劍,逼得手忙腳亂。她武功本就不及,更何況赤手空拳,數招之后,立即危險萬狀。

袁承志聽她驚呼,便想過去救援,但被歸二娘緊緊纏住了無法脫身。歸辛樹向孫仲君喝道:“別傷人性命?!睂O仲君道:“此人是金蛇郎君的兒子。這輕薄少年,正是罪魁禍首?!睔w辛樹曾聽江南武林中人言道金蛇郎君心狠手辣,并非善良之輩,也就不言語了。孫仲君見師父已然默許,劍招加緊,白光閃閃,眼見青青便要命喪當地。袁承志見局勢緊迫,忽地雙腿齊飛,兩手仍是貼在胯側,但兩腿左一腳右一腳,連環六腳,都是快要踢到歸二娘身上時倏地收回,然而已將她逼得連退六步。袁承志就此擺脫,縱身躍起,空中轉身前撲,左手雙指點向孫仲君后心,要奪落她手中長劍,忽聽身旁一聲長嘯,一股勁風猛向腰間襲來。他不暇攻敵,先拆來招,右掌勾住來人手腕一帶,哪知來人絲毫不動,自己卻被他反力推了出去。袁承志自下山以來,從未遇到勁力如此深厚之人,知道必是二師兄出手,不由得一驚:“我原知二師哥武功非同小可,沒料到他身材瘦瘦小小,竟具如此神力?!彼湎碌睾?,身子便如木樁般猛然釘住,毫不搖晃。叫道:“二師哥,小弟得罪!”叫聲未歇,歸辛樹左掌已到身前。袁承志這次有了提防,左肩微側,來掌打空,正是今日學會的“神行百變”身法。歸辛樹適才跟他一帶一推,已察覺他內勁全是本門混元功,招式可以偷學,內力卻須親傳,只這一推之間,便知他確是師父新收的小徒弟。第二招出手如電,眼見一掌便可打到他肩頭,生怕打傷了他,師父臉上須不好看,手掌將到時潛力斜回,只使了三成力,哪知道對方滑溜異常,在間不容發之際竟爾躲開,不覺也是一驚,喝道:“好快的身法!”拳隨聲落,呼呼數招。他拳法與歸二娘一模一樣,但功力之純,收發之速,實已臻爐火純青之境,袁承志既驚且佩,心想怪不得二師哥享名如此之盛,他幾個徒兒出來,武林中一般好手都對之恭敬異常,原來他手下也當真了得。這時哪里還敢有絲毫怠忽?“神行百變”的身法初學乍練,尚頗生疏,對付歸二娘綽綽有余,用來與二師哥過招只怕躲不過他的十拳,于是也展開師門所授絕藝,以破玉拳法招架。

二人拳法相同,諸般變化均是了然于胸,越打越快,意到即收,未沾先止,可說是熟極而流。袁承志心想:“我在華山跟師父拆招,也不過如此?!钡c師父拆招,明知并無兇險,二師哥卻是拳掌沉重,萬萬受不得他一招,雖知青青命在頃刻,竟無余暇去瞧她一眼,霎時之間,背上冷汗直淋。他急欲去救青青,出招竭盡全力,更不留情,心想:“青弟若是喪命,就算你是師哥,我也殺了你!”

搜索關注 印象周刊 公眾號,微信看書更方便!

小節: 1 2 3 4 5 6 7
 

發表評論

捕鱼来了弹头回收多少金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