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霞小說

第九回 雙姝拚巨賭 一使解深怨

金庸2015年01月04日Ctrl+D 收藏本站

關燈 直達底部
小節: 1 2 3 4 5 6 7 8

只聽得當的一聲,有物撞向刀上,折鐵刀嗆啷啷跌在地下,焦公禮身旁已多了一人。眾人見這人濃眉大眼、膚色黝黑,是個二十歲左右的少年,他如何過來,竟沒一人看清楚。這少年自然便是袁承志了。他在人群中觀看,本以為有了那兩封書信,焦公禮之事迎刃可解,自己不必露面,以免與二師哥的門人生了嫌隙,哪知梅劍和竟會耍了這一手,焦公禮無可奈何逼得要橫刀自刎,自己再不挺身而出,已不可得,于是發錢鏢打下折鐵刀,縱身而前,朗聲說道:“金蛇郎君是不能來了,由他公子和前來,給各位做個和事佬?!崩弦惠呏?,不少人都聽到過金蛇郎君的名頭,知他武功驚人,行事神出鬼沒,但近十年來,江湖上久已不見蹤跡。傳言都說已經去世,哪知這時突然遣人前來,各人心中都是凜然一驚。焦宛兒又驚又喜,低聲對父親道:“爹,就是他!”焦公禮心神稍定,側目打量,見是個后生小子,不禁滿腹狐疑,微微搖頭。孫仲君尖聲喝道:“你叫甚么名字?誰叫你到這里來多事?”

袁承志心想:“我雖然年紀小過你,可比你長著一輩,待會說出來,瞧你還敢不敢無禮?”當下不動聲色,說道:“在下姓袁。承金蛇郎君夏大俠之命來見焦幫主。今日得有機緣拜見各位前輩英雄,甚是榮幸?!闭f著向眾人抱拳行禮。焦方眾人見他救了焦公禮性命,一齊恭謹行禮。閔方諸人卻只十力大師等幾個端嚴守禮的拱手答禮,余人見他年輕,均不理會。孫仲君不過二十多歲年紀,不知金蛇郎君當年的威名,她性子又躁,高聲罵道:“甚么金蛇鐵蛇,快給我下去,別在這里礙手礙腳?!鼻嗲嗬湫σ宦?,向她鼻子一聳,伸伸舌頭,做個鬼臉。孫仲君大怒,只道這油頭粉臉的少年見自己生得美貌,輕薄調戲,喝道:“小子無禮!”突然欺近,挺劍向她小腹刺去,劍勢勁急,正是華山劍術的險著之一,叫做“彗星飛墮”,乃神劍仙猿穆人清獨創的絕招,青青哪里躲避得開?袁承志識得此招,登即大怒,心想她與你初次見面,無怨無仇,你不問是非好歹,一上來就下殺手,要制她死命,實在狠辣太過,側身擋在青青之前,抬高左腳,一腳踹將去,已將孫仲君的長劍踏在地下。這是《金蛇秘笈》中的怪招,大廳上無人能識。人從中登時起了一陣哄聲,嘖嘖稱奇。孫仲君用力抽劍,紋絲不動,眼見對方左掌擊到,直撲面門,只得撒劍跳開。袁承志恨她歹毒,腳下運勁,喀喇一聲響,將長劍踏斷了。劉培生見師妹受挫,便要上前動手。梅劍和見袁承志招式怪異,當即伸手拉住劉培生,低聲道:“等一下,且聽他胡說些甚么?!痹兄靖呗暤溃骸伴h子華閔爺的兄長當年行為不端,焦幫主路見不平,拔刀殺死。這件事的前因后果,金蛇郎君知道得十分清楚。他說當年有兩封信言明此事,他曾和焦幫主同去拜見仙都派掌門師尊黃木道長,呈上兩信。黃木道長閱信之后,便不再追究此事。想來這兩封信多半就是了?!闭f著向地下的書信碎片一指,又道:“這位爺臺將兩封信扯得粉碎,不知是何用意?”焦公禮聽他說得絲毫不錯,心頭大喜,這才信他真是金蛇郎君所使,緊緊握住了的手,心中突突亂跳。梅劍和冷笑道:“這是捏造的假信,這姓焦的妄想借此騙人,不扯碎了留著干么?”袁承志道:“我們來時,金蛇大俠曾提到書信內容。這兩封信雖已粉碎,這位大師與這位爺臺是看過的?!鞭D頭向十力大師與碧海長鯨鄭起云拱手道:“只消讓在下和金蛇郎君夏大俠的后人把書信內容約略一說,是真是假,就可分辨了?!笔Υ髱熍c鄭起云都道:“好,你說吧!”袁承志望著閔子華道:“閔爺,令兄已經過世,重提舊事,于令兄面上可不大光彩。到底要不要說?”閔子華早就在心虛,但給他這么當眾擠逼住了,總不能求他不可吐露信中內容,一時張皇失措,額上青筋根根爆起,叫道:“我哥哥豈是那樣的人?這信定是假的?!痹兄緦η嗲嗟溃骸扒嗟?,那兩封信中的言語,都說出來吧!”青青當即朗聲背信。她在客店中看信之后,雖不能說過目不忘,但也記得清清楚楚。于是先把丘道臺的謝函念了起來。她語音清爽,口齒伶俐,一字一句,人人聽得分明,念到要緊關節之處,她忍不住又自行加上幾句刻薄言語,把閔子葉狠狠的損了幾下。她只念得數十句,眾人交頭接耳,紛紛議論,念到一半,閔子華再也忍耐不住,大聲喝道:“住口!你這小子男不男、女不女的,是甚么東西?”

青青還未回答,梅劍和冷冷的道:“這小子多半是姓焦的手下人,要么是金龍幫邀來助拳的。他們自然是事先串通好了,那有甚么希奇?”閔子華猛然醒悟,叫道:“你說是甚么金蛇郎君派來的,誰知道是真是假,卻在這里胡說八道?!痹兄镜溃骸澳阋鯓硬拍芟嘈??”閔子華長劍一擺,道:“江湖上多說金蛇郎君武功驚人,你如真是金蛇郎君后輩,定已得他真傳。你只要勝得我手中長劍,我就信了?!痹谒麅刃?,早已有七八成相信書信是真,否則各位同門師兄決不會袖手不理,反有人功他不可魯莽操切,此時越辯越丑,不如動武,可操必勝之算,眼見袁承志年幼,心想就算你真是金蛇郎君傳人,學了些怪招,這幾歲年紀,又怎能練得甚么深厚的功夫,只要一經比試,自可將你打得一敗涂地,狼狽萬狀,那么那白臉少年所念的信就沒人信了;是否要殺焦公禮為兄長報仇,不約暫且擱在一邊,眼前大事,總是要維護已死兄長的聲名,否則連仙都派的清譽也要大受牽累。袁承志心下盤算:“金蛇郎君狂傲怪誕,眾所周知。我冒充是他使者,也須裝得驕傲狂放,怪模怪樣,方能使人入信?!庇谑枪笮?,坐了下來,端起酒杯喝了一口,又伸筷夾個肉丸吃了,笑道:“要贏你手中之劍,只須學得金蛇郎君的一點兒皮毛,也已綽綽有余。你受人利用,尚且不悟,可嘆啊可嘆?!遍h子華怒道:“我受甚么人利用?你這小子,敢比就比,若是不敢!快給我滾出去!”

只因袁承志適才足踹孫仲君長劍,露了一手怪招,閔方武師才對他心有所忌,否則早就有人上來攆他下去,哪容他如此肆無忌憚,旁若無人?

袁承志又喝了一口酒,道:“久聞仙都劍法精微奧妙,今日正好見識領教。不過咱們話說在前頭,要是我勝了,你跟焦幫主的過節只好從此不提。你再尋仇生事,這里武林中的諸位前輩,可都得說句公道話?!?/p>

?? 落`霞`小`說w w w . l uo x i a . c o m .

閔子華怒道:“這個自然,這里十力大師、鄭島主等各位都可作證。要是你贏不了我呢?”袁承志道:“我向你叩頭賠罪。這里的事,我們自然也不配多管?!?/p>

閔子華道:“好,來吧!”長劍一振,劍身嗡嗡作響,閔方武師齊聲喝采。這一記抖劍果然功力不淺。他甚是得意,心想非給你身上留下幾個記號,顯不了我仙都派的威風。袁承志道:“金蛇大俠吩咐我說,仙都派靈寶拳、上清拳、上清劍,都是博大精深,武林絕藝,只不過這些拳術太過艱深,姓閔的多半領會不到,只有一路兩儀劍法,想來他是練熟了的。金蛇大俠說道:‘你這次去,要是姓閔的不聽好言相勸,動起手來,須得留神他們這一路劍法?!遍h子華斜眼睨視,心想:“這話倒是不錯,他又怎么知道了?”原來閔子華的師父黃木道人性格剛強,于仙都派歷代相傳、以輕靈見長的靈寶拳、上清拳劍造詣不高,最得意的武功是自創的一路兩儀劍法,曾向金蛇郎君提及?!督鹕呙伢拧贰捌茢称敝袛⑹鲠轻?、仙都等門派的武功及破法,于兩儀劍法曾加譯論。袁承志料想其師既專精于此,閔子華于這路劍法也必擅長,說到此處,注視他的神情,心知果已說中,又道:“金蛇郎君說道:“其實這路劍法,在我眼中,也是不值一笑,現今教你幾招破法!’……”說到此處,人群中忽地縱出一名青年道人,怒道:“好哇!兩儀劍法不值一笑,我倒要瞧瞧金蛇郎君怎生破法?”刷的一劍,疾向袁承志臉上刺來。

袁承志向左避過,躍到大廳中心,左手拿著酒杯。右手筷子夾著一條雞腿,說道:“請教道長法號?”那道人叫道:“我叫洞玄,仙都派第十三代弟子,是閔師哥的師弟?!痹兄镜溃骸澳窃俸靡矝]有。金蛇大俠與尊師黃木道長當年在仙都山龍虎觀論劍,黃木道人自稱他獨創的兩儀劍法無敵于天下。金蛇大俠一笑了之,也不與他置辯。今日有幸,咱們后一輩的來考較考較?!倍葱廊舜舐暤溃骸皟蓛x劍法無敵于天下的話,我師父從來沒說過。我仙都派決計不敢如此狂妄自大。但要收拾你這乳臭未干的黑小子,卻也是輕而易舉?!毕蜷h子華打個招呼,雙劍齊出,風聲勁急,向袁承志刺來。袁承志身形一晃,從雙劍夾縫中鉆了過去。洞玄與閔子華揮劍一攻一守,快捷異常。

青青忽然叫道:“三位住手,我有話說?!遍h子華與洞玄道人收劍當胸,閔子華右手執劍,洞玄左手執劍,兩人已站成“兩儀劍法”中的起手式。青青道:“袁大哥只答應跟閔爺一人比,怎么又多了一位道爺出來?”

洞玄雙眼一翻,說道:“你這位小哥不打自招,擺明了是冒牌。誰不知兩儀劍法是兩人同使?你不知道,難道金蛇郎君這么大的威名,他也會不知么?”

青青臉上一紅,難以回答,心想:“這回可糟了。給他拆穿了西洋鏡?!敝坏媒o他東拉西扯,說道:“原來仙都派跟人打架,定須兩個人齊上。倘若道爺落了單,豈不是非得快馬加鞭回到仙都山去,邀了一位同門師兄弟,再快馬加鞭的回來,這才兩個人打人家一個?人家若是不讓你走,定要單打獨斗,兩儀劍法又怎么樣個無敵于天下?”

袁承志插口道:“兩儀劍法,陰陽生克,本領差的固須兩人同使,功夫到家的,當然是一個人使的了。難道尊師這么高的武功,他也不會獨使么?”

小節: 1 2 3 4 5 6 7 8
 

共 9 條評論

  1. 天若有情說道:

    不錯

  2. 天若有情說道:

    不錯。好看

  3. 天若有情說道:

    不錯。好書。好看啦

  4. 天若有情說道:

    不錯??勺x

  5. 天若有情說道:

    引人入勝

  6. 天若有情說道:

    情節曲折,引人入勝

  7. 天若有情說道:

    很棒

  8. 說道:

    好看。就是連連

  9. 天若有情說道:

    袁承志大有長進

發表評論

捕鱼来了弹头回收多少金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