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霞小說

第七回 破陣緣秘笈 藏珍有遺圖

金庸2015年01月04日Ctrl+D 收藏本站

關燈 直達底部
小節: 1 2 3 4 5

石梁派諸人見過袁承志的武功,還不怎樣。龍游幫的黨徒素來把呂七先生奉若天神,這時見一個年輕小伙子隨手將他打得大敗而走,都不禁聳然動容。

這些人中最感奇怪的卻是黃真。他見袁承志在呂七脅下這一戳,確是華山派絕技“鐵指訣”,然而他繞著對方游走、以及袖子兜接金條的身法,卻與自己所習迥然不同,除了反手抓奪煙管這一招之外,余下這幾下小巧變幻,又帶著三分詭秘之氣,決非華山派武功以渾厚精奇見長的家數,自不是師父晚年別創新招而傳授了這小師弟,一時也想不明白,當下在鐵算盤上一撥,說道:“剛才那位老爺子說過,只要動了三根金條,全部黃金奉還,在這里謝過?!彪p手一拱,對崔希敏道:“都撿起來吧?!?/p>

崔希敏俯身又要去拾金條。榮彩眼見黃澄澄的許多金條便要落入別人手中,心下大急,明知有袁承志這等高手在側,憑自己功夫絕不能討得了好去,可是江湖上的規矩“見者有份”,龍游幫為這批黃金損折人命,奔波多日,就算分不到一半,也得分上三成,多多少少也得捧幾根金條回家,欺崔希敏武功平平,當即搶上前來,橫過左臂在他雙臂上一推。崔希敏退出數步,怒道:“怎么?你也要見過輸贏是不是?”黃真眼看榮彩身法,知道徒兒不是他對手,喝道:“希敏,退下!”搶上來抱拳笑道:“恭喜發財!掌柜的寶號是甚么字號?大老板一向做甚么生意?想必是生意興隆通四海,財源茂盛達三江?!彼巧藤Z出身,生性滑稽,臨敵時必定說番不倫不類的生意經。榮彩怒道:“誰跟你開玩笑?在下姓榮名彩,忝任龍游幫的幫主。還沒請教閣下的萬兒?!秉S真道:“賤姓黃,便是‘黃金萬兩’之黃,彩頭甚好。草字單名一個真字,取其真不二價、貨真價實的意思。一兩銀子的東西,小號決不敢要一兩零一文,那真是老幼咸宜,童叟無欺。大老板有甚么生意,請你幫襯幫襯?!睒s彩聽他說個沒完,越聽越怒,眼見他形貌萎瑣,也不放在心上,喝道:“拿家伙來?!饼堄螏偷男值?,當即遞過一桿大槍。榮彩接槍一送,一個斗大槍花,勢挾勁風,迎面刺出。黃真倒踩七星步,倏然拔起身子,向左跳開,叫道:“啊喲,咱們做生意的,金子可不能不要?!睂⑺惚P和銅筆往懷里一揣,俯身就去撿金條。溫氏五兄弟見他身法,知是勁敵,榮彩絕非對手。溫方義、溫方悟兩人同時撲上,叫道:“要拿金子,可沒那么容易?!秉S真見二人來勢猛惡,向右斜身避開,左手“敬德掛鞭”,呼的一聲,斜劈下來。溫方義、方悟兩人一出手走的就是五行陣路子,一招打出,兩人早已退開。溫方達、溫方山兄弟搶了上來。溫方山右手往上一擋,架開黃真一招,溫方施左拳已向他后心擊到。

黃真雖然說話詼諧,做事卻是小心謹慎,加之武功高強,一生與人對敵,極少落于下風,這時陡然陷入五行陣之中,數招一過,溫氏兄弟此去彼來,你擋我擊,五個人就如數十人般源源而上,不由得大吃一驚,心想這是甚么陣法,怎地如此復雜迅捷,當下抱元守一,見招拆招,不敢再行進攻。榮彩見黃真陷入包圍,只見勉力招架,無法還手,心頭大喜,只道有便宜可撿,使開楊家槍法,一招“靈蛇博擊”,疾往黃真后心刺去。小慧吃了一驚,大叫:“黃師伯留神?!秉S真是穆人清的開山大弟子,武功深得華山派真傳,溫氏五兄弟若非練就這獨門陣法,就是五人齊上,也不是他的敵手。區區榮彩,豈能奈何了他?耳聽得背后鐵槍風聲,黃真反手一撈,已抓住槍頭,這空手入白刃的手法,正與袁承志剛才抓住呂七煙管如出一轍,只是黃真以數十年的功力,更加迅捷厲害,順手將榮彩拉了過來,同時左掌“單掌開碑”,拍開溫方山打來的一拳,右腿踏上半步,讓去了溫方義從后面踹上來的一腳。只聽得“啊喲”一聲,大槍飛起,榮彩跟著從六人頭頂飛了出來,摔在地下。龍游幫的弟兄們忙搶上扶起。龍游幫副幫主、榮彩的大弟子、二弟子見幫主失手,當即一起搶入,不數招,三人接二連三的被黃真摔了出來。副幫主更是折斷了右臂,身受重傷。這樣一來,龍游幫無人再敢加入戰團。黃真叫道:“大老板、二老板,見者有份,人人有份摔上一交,決不落空!”他力斗溫氏五老,打到酣處,只見六條人影往來飛舞,有時黃真突出包圍,但五人如影隨形,立即裹上。黃真心里暗暗著急,大叫:“本小利大,黃老板一個人做五筆生意,可有點兒忙不過來啦!”溫氏兄弟也不勝駭異,心想瞧不出這土老兒模樣的家伙,居然門戶守得如此嚴密。

黃真見敵手越打越急,五個人如穿花蝴蝶般亂轉。有時一人作勢欲踢,豈知突然往旁讓開,他身后一人猛然發拳打到;有時一人雙手合抱,意欲肉搏,他往后面退避,后心有腳剛好踢到,湊得再合拍也沒有。眼見敵招變化無窮無盡,黃真竟是倏遇兇險,全仗武功精純,這才避過,于是長嘯一聲,從懷中取出銅筆鐵算盤,心想你們五個打我一個,已非公平交易,黃老板先使兵刃,算不得壞了童叟無欺的規矩。當下以攻為守,算盤旁敲側擊,銅筆橫掃斜點,兵刃所指之處,盡是五老的要穴。溫方達唿哨一聲,溫正和溫南揚等將五人兵刃拋了過來。五兄弟或挺雙戟,或使單刀,或舞軟鞭,或揮鋼杖,長短齊上,剛柔并濟,偶而還夾著幾柄飛刀。這番惡斗,比之剛才拳腳交加,又多了幾分兇險,黃老板這樁買賣,眼看是要大蝕而特蝕了。崔希敏見師父情勢危急,明知自己不濟,卻也管不得了,虎吼一聲,拔出單刀,直向五行陣中縱去。剛跨出兩步,忽見眼前人影一晃,有人舉掌向自己肩頭按來。崔希敏橫刀便砍。那人這一按快極,倏然間已搭上他肩頭。崔希敏身子登如萬斤之重,再也跨不出步去,大駭之下,只聽得那人說道:“崔大哥,你不能去?!辈趴辞迥侨嗽瓉硎窃兄?。剛才袁承志點倒呂七先生,他還不怎么佩服,心想不過是一時僥幸,可是此刻被他一掌輕輕搭在肩頭,自己半邊身體竟絲毫使不出勁,才知人家武功比自己高得太多,那就當真奇了。袁承志放開了手,說道:“你師父還可抵擋一陣,別著急?!彼娏擞侄妨艘魂?,忽然想起一個難題,眉頭微蹙,一時拿不定主意。安小慧走到他身前,說道:“承志大哥,你快去幫黃師伯啊。他們五個人打他一個,多不要臉?!痹兄静淮?,揮手叫她走開。小慧討了個沒趣,撅起了小嘴走開。青青看在眼里,芳心暗喜。只見六人越打越快,黃真每次用鐵算盤去鎖拿對方兵刃,五老總是迅速閃開,六人打得雖緊,卻絲毫不聞金鐵交并之聲,大廳中但聽得兵刃揮動和衣衫飛舞的呼呼風聲。袁承志忽地躍起,走到小慧跟前,說道:“小慧妹妹,你別怪我無禮。剛才我在想一件事出了神,現下可想通啦?!毙』酆龅溃骸斑@當口還道甚么歉啦,快去幫黃師伯呀?!痹兄拘Φ溃骸拔蚁胪司筒慌铝??!毙』鄣溃骸澳氵@人真是的,也不分個輕重緩急。有甚么為難的事,打完了再想不成么?”袁承志笑道:“我想的就是怎樣破這陣法。你有沒看出來,這五個老頭兒的兵器,從來沒跟師哥的銅筆鐵算盤碰過一下?”小慧道:“我也覺得奇怪?!贝尴C暨@時對袁承志已頗有點佩服,問道:“小師叔,那卻是甚么道理?”袁承志道:“這陣勢圓轉渾成,不露絲毫破綻,雙方兵器一碰,稍有頓挫,就不免有空隙可尋。破陣之道,在于設法憂亂五人的腳步方位,只得引得五個老頭兒中有一人走錯腳步,或是慢得一慢,這陣就破了?!贝尴C魮u頭道:“他們是熟練了的,包管閉了眼睛也不會走錯?!?/p>

袁承志點頭道:“他們練得當真熟極?!鞭D頭對小慧道:“你的發釵請借我一用?!毙』郯巡逶陬^發上的玉簪拔了下來遞給他。這玉簪清澄晶瑩,發出淡淡碧光,袁承志接了過來,突然高聲叫道:“大師哥,戊土生乙木,踏乾宮,走坎位?!秉S真一怔,尚未明白,溫氏五老卻已暗暗駭異:“怎么我們這五行陣的秘奧,給這小子瞧出來了?”袁承志又叫:“丙火克庚金,走霸宮,出離位!”

黃真纏斗良久,不論強攻巧誘,始終脫不出五老的包圍,他早想到,這陣勢既叫五行陣,必含五行生克變化之理,然五老穿梭般來去,攻勢凌厲,只得奮力抵御,毫無絲毫余暇去推敲陣法,忽聽袁承志叫喊,心想:“試一試也好?!绷r走震宮,出離位,果然見到了一個空檔。

他閃身正要穿出,急聽袁承志大叫:“走乾位,走乾位!”但乾位上明明有溫方山、溫方施二人擋著,黃真知道機不可失,不及細想,猛向二人沖去,剛搶近身,兩人已分開從兩側包抄,而填補空檔的溫方達和溫方悟還沒補上,黃真身手快極,銅筆右點,鐵算盤左砸,已然直竄出來,站在袁承志身旁。溫氏五老見他脫出了五行陣,這是從所未有之事,不禁駭然,五人同時退開,排成一行。溫方達道:“你能逃出我們的五行陣,身手也自不凡。閣下是華山派的嗎?與穆人清老前輩怎樣稱呼?”黃真武功精純,不似袁承志的駁雜,五老只跟他拆得十余招,便早認出了他的門派。

黃真身脫重圍,登時又是嬉皮笑臉,說道:“穆老前輩是我恩師。怎么,我這徒弟丟了他老人家的臉么?”溫方達道:“‘神劍仙猿’及門弟子,自然高明?!秉S真道:“不敢當!不怕不識貨,只怕貨比貨。咱們貨比貨比過了。姓黃的小老板沒能打倒溫家五位大老板,各位也沒能抓住區區在下。算是公平交易,半斤八兩。這批金子怎么辦?”轉頭對榮彩道:“掌柜的,你的生意是蝕定啦,這批金子,沒你老人家的份兒?!睒s彩自知功夫與人家差得太遠,可是眼睜睜的瞧著滿地黃金,實在心疼,只得說幾句門面話遮羞:“姓黃的你別張狂,總有一天數你落在我手里?!秉S真笑道:“寶號有甚么生意,盡管作成小號,吃虧便宜無所謂,大家老賓東,價錢可以特別商量?!睒s彩明知斗他不過,那姓袁的又跟他是師兄弟,呂先生尚且鎩羽而去,何況自己?當下帶了徒弟幫眾,氣憤憤的走了。臨出門口,忍不住又向滿地黃金望了一眼,心中突然大悔:“剛才他們六人惡斗之時,我怎地沒偷偷在地上撿上一兩條,諒來也不會給人發見?!?/p>

溫方達也不去理會龍游幫人眾的來去,對黃真道:“閣下這一身武功,也算是當世豪杰。這樣吧,這批金子瞧在你老哥臉上,我們奉還一半?!彼鹩谌A山派的威名,不愿多結冤家,頗想善罷。黃真笑道:“這批金子倘使是兄弟自己的,雖然現今世界不太平,賺錢不大容易,不過們當真要使,拿去也沒有關系。須知勝敗乃兵家常事,賺蝕乃商家常事。和氣生財,生意不成仁義在??墒抢闲帜阋靼?,這是闖王的軍餉呀。我這個不成材的徒兒負責運送,給老兄的手下撿了一半去,我怎么交代呀?”溫方義道:“要全部交還,也不是不可以,但須得依我們兩件事?!秉S真道:“有價錢開出盤來,就好商量。你不妨漫天討價,我可以著地還錢。請你開出價錢來,咱們慢慢來討價還價?!睖胤搅x道:“這沒有價錢好講。第一,你須得拿禮物來換金子,禮物多少不論。這是我們的規矩,到了手的財物,決不能輕易退還?!秉S真知道這句話不過是為了面子,看來對方已肯交還金子,既然如此,也不必多結冤家,當下收起嬉皮笑臉,正色道:“溫爺吩咐,兄弟無有不遵。明兒一早,兄弟自去衢州城里,采辦一份重禮送上,再預備筵席,邀請本地有面子的朋友作陪,向各位道謝?!睖胤搅x聽他說話在理,哼了一聲,道:“這也罷了。第二件事,這姓袁的小子可得給我們留下?!?/p>

黃真一愣,心想你們既肯歸還金子,我也給了你們很大面子,又何必旁生枝節?有我在此,這個師弟豈容你們欺侮?他可不知袁承志和他們之間的牽涉甚多。他既得悉金蛇郎君與溫儀之間的隱事,五老已是必欲殺之而后甘心,而尤其要緊的,是要著落在他身上,找到金蛇郎君那張寶藏地圖。五老雖知他武功極強,但自信五行陣奧妙無窮,定可制他得住。黃真笑道:“我這師弟飯量很大。你們要留他,本是一件好事,只是一年半載吃下來,就怕各位虧蝕不起?!?/p>

小節: 1 2 3 4 5
 

發表評論

捕鱼来了弹头回收多少金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