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霞小說

第五回 山幽花寂寂 水秀草青青

金庸2015年01月04日Ctrl+D 收藏本站

關燈 直達底部
小節: 1 2 3 4 5

睡到中夜,窗外忽然有個清脆的聲音噗哧一笑,袁承志在這地方本來不敢沉睡,立即驚醒,只聽有人在窗格子上輕彈兩下,笑道:“月白風清,如此良夜。袁兄雅人,不怕辜負了大好時光嗎?”袁承志聽得是溫青的聲音,從帳中望出去,果見床前如水銀鋪地,一片月光。窗外一人頭下腳上,“倒掛珠簾”,似在向房內窺探。袁承志道:“好,我穿衣就來?!毙南脒@人行事實在令人捉摸不透,倒要看看他深更半夜之際,又有甚么希奇古怪的花樣。穿好衣服,暗把匕首藏在腰里,推開窗戶,花香撲面,原來窗外是座花園。

溫青腳下使勁,人已翻起,落下地來,悄聲道:“跟我來?!碧崞鹆朔旁诘叵碌囊恢恢窕@。袁承志不知他搗甚么鬼,跟著他越墻出外。兩人緩步向后山上行去。那山也不甚高,身周樹木蔥翠,四下里輕煙薄霧,出沒于枝葉之間。良夜寂寂,兩人足踏軟草,竟連腳步也是悄無聲息。將到山頂,轉了兩個彎,一陣清風,四周全是花香。月色如霜,放眼望去,滿坡盡是紅色、白色、黃色的玫瑰。

袁承志贊道:“真是神仙般的好地方?!睖厍嗟溃骸斑@些花都是我親手種的,除了媽媽和小菊之外,誰也不許來?!睖厍嗵崃嘶@子,緩緩而行。袁承志在后跟隨,只覺心曠神怡,原來提防戒備之意,一時在花香月光中盡皆消除。又走了一段路,來到一個小小亭子,溫青要袁承志坐在石上,打開籃子,取出一把小酒壺,兩只酒杯,斟滿了酒,說道:“這里不許吃葷?!痹兄緤A起酒菜,果然都是些香菇、木耳之類的素菜。溫青從籃里抽出一支洞簫,說道:“我吹一首曲子給你聽?!痹兄军c點頭,溫青輕輕吹了起來。袁承志不懂音律,但覺簫聲纏綿,如怨如慕,一顆心似乎也隨著婉轉簫聲飛揚,飄飄蕩蕩地,如在仙境,非復人間。

溫青吹完一曲,笑道:“你愛甚么曲子?我吹給你聽?!痹兄緡@了一口氣道:“我甚么曲子都不知道。你懂得真多,怎么這樣聰明?”溫青下顎一揚,笑道:“是么?”他拿起洞簫,又奏一曲,這次曲調更是柔媚,月色溶溶,花香幽幽,袁承志一生長于兵戈拳劍之間,從未領略過這般風雅韻事,不禁醺醺然有如中酒。溫青擱下洞簫,低聲道:“你覺得好聽么?”袁承志道:“世界上竟有這般好聽的簫聲,以前我做夢也沒想到過。這曲子叫甚么名字?”溫青臉上突然一紅,低聲道:“不跟你說?!边^了一會,才道:“這曲子叫‘眼兒媚’?!毖鄄鲃?,微微一笑。

這時兩人坐得甚近,袁承志鼻中所聞,除了玫瑰清香,更有淡淡的脂粉之氣,心想這人實在太沒丈夫氣概,他相貌本就已太過俊俏,再這般涂脂抹粉,成甚么樣子?幸虧自己不是口齒輕薄之人,否則豈不恥笑于他?又想:江南習氣奢華,莫非他富家子弟,盡皆如此,倒是我山野村夫,少見多怪了?正自思忖,聽得溫青問道:“你愛不愛聽我吹簫?”袁承志點點頭。溫青又把簫放到唇邊,吹了起來,漸漸的韻轉凄苦。袁承志聽得出神,突然簫聲驟歇,溫青雙手一拗,拍的一聲,把一支竹簫折成兩截。

袁承志一驚,問道:“怎么?你……你不是吹得好好的么?”溫青低下了頭,悄聲道:“我從來不吹給誰聽。他們就知道動刀動劍,也不愛聽這個?!痹兄炯钡溃骸拔覜]騙你,我真的愛聽呀,真的?!睖厍嗟溃骸澳忝魈煲ダ?,去了之后,你永遠不會再來,我還吹甚么簫?”頓了一下,又道:“我脾氣不好,我自己知道,可是我就管不了自己……我知道你討厭我,心里很瞧不起我?!痹兄疽粫r不知說甚么話好。溫青又道:“因此上你永遠不會再來了。我……我再也見你不著了?!甭犓灾兄?,念及今后不復相見,竟是說不出的惆悵難過,袁承志不禁感動,說道:“你一定瞧得出,我甚么也不懂。我初入江湖,可不會說謊。你說我心里瞧不起你,覺得你討厭,老實說,那本來不錯,不過現下有些不同了?!睖厍嗟吐暤溃骸笆敲??”袁承志道:“我猜你一定有甚么心事,是以脾氣有點奇怪,那是甚么事?能說給我聽么?”溫青沉吟道:“我跟你說。就怕你會更加瞧我不起?!痹兄镜溃骸耙欢ú粫??!睖厍嘁б灰а赖溃骸昂冒?,我說。我媽媽做的時候,受了人欺侮,生下我來。我五位爺爺打不過這人,后來約了十多個好手,才把那人打跑,所以我是沒爸爸的人,我是個私生……”說到這里,語音嗚咽,流下淚來。袁承志道:“這可怪不得你,也怪不得你媽媽,是那壞人不好?!睖厍嗟溃骸八俏业陌职职?。人家……人家背地里都罵我,罵我媽?!痹兄镜溃骸坝姓l這么卑鄙無聊,我幫你打他?,F下我明白了原因,便不討厭你了。你如真當我是,我一定再來看你?!睖厍啻笙?,跳了起來。

袁承志見他喜動顏色,笑道:“我來看你,你很喜歡嗎?”溫青拉住他雙手輕輕搖晃,道:“喂,你說過的,一定要來?!痹兄镜溃骸拔覜Q不騙你?!?/p>

忽然背后有聲微響,袁承志站起轉身,只聽一人冷冷道:“半夜三更的,在這里偷偷摸摸的干么?”那人正是溫正。只見他滿臉怒氣,雙手叉腰,大有問罪之意。

溫青本來吃了一驚,見到是他,怒道:“你來干甚么?”溫正道:“問你自己呀?!睖厍嗟溃骸拔液驮衷谶@里賞月,誰請你來了?這里除了我媽媽之外,誰也不許來。三爺爺說過的,你敢不聽話?”溫正向袁承志一指道:“怎么他又來了?”溫青道:“我請他來的,你管不著?!?/p>

袁承志見他為自己傷了和氣,很是不安,說道:“咱們賞月已經盡興,大家同去安息吧?!睖厍嗟溃骸拔移蝗?,你坐著?!痹兄局坏糜肿讼聛?。

溫正呆在當地,悶悶不語,向袁承志側目斜睨,眼光中滿是憎惡之意。溫青怒道:“這些花是我親手栽的,我不許你看?!睖卣溃骸拔铱炊伎催^了,你挖出我的眼珠子么?我還要聞一下?!闭f著用鼻子嗅了幾下。溫青怒火大熾,忽地跳起身來,雙手一陣亂拔,拔起了二十幾叢玫瑰,隨拔隨拋,哭道:“你欺侮我!你欺侮我!拔掉了玫瑰,誰也看不成,這樣你才高興了吧?”溫正臉色鐵青,恨恨而去,走了幾步,回頭說道:“我對你一番心意,你卻如此待我,你自己想想,有沒有良心。這姓袁的廣東蠻子黑不溜秋的,你……你偏生……”溫青哭道:“誰要你對我好了?你瞧著我不順眼,你要爺爺們把我娘兒倆趕出去好啦。我和袁兄在這里,你去跟爺爺們說好了。你自己又生得好俊嗎?”溫正嘆了一口氣,垂頭喪氣的走了。溫青回到亭中坐下。過了半晌,袁承志道:“你怎么對你哥哥這樣子?”溫青道:“他又不是我真的哥哥。我媽媽才姓溫,這兒是我外公家。他是我媽媽堂兄的兒子,是我表哥。要是我有爸爸,有自己的家,也用不著住在別人家里,受別人的氣了?!闭f著又垂下淚來。袁承志道:“我瞧他對你倒是挺好的,反而你呀,對他很兇?!睖厍嗪鋈恍α顺鰜?,道:“我如不對他兇,他更要無法無天呢?!痹兄疽娝挚抻中?,一副天真爛漫的樣子,又想到自己的身世,不禁頓興同病相憐之感,說道:“我爸爸給人害死了,那時我還只七歲,我媽媽也是那年死的?!睖厍嗟溃骸澳銏罅顺饹]有?”袁承志嘆道:“說來慚愧,我真是不幸……”溫青道:“你報仇時我一定幫你,不管這仇人多么厲害,我一定幫你?!痹兄竞蒙屑?,握住了他的手。

溫青的手微微一縮,隨即給他捏著不動,說道:“你本事比我強得多,但我瞧你對江湖上的事很生,我將來可以幫你出些主意?!痹兄镜溃骸澳阏婧?。我沒一個年紀差不多的朋友,現今遇到了你……”溫青低頭道:“就是我脾氣不好,總有一天會得罪你?!痹兄镜溃骸拔壹犬斈闶桥笥?,知道你心地好,就算得罪了我,也不會介意?!睖厍啻笙?,嘆了一口氣道:“我就是這件事不放心?!?/p>

袁承志見他神態大變,溫柔斯文,與先前狠辣的神情大不相同,說道:“我有一句話,不知溫兄肯不肯聽?”溫青道:“這世上我就聽三個人的話,第一個是媽媽,第二個我親外公三爺爺,第三個就是你了?!?/p>

袁承志心中一震,說道:“承你這么瞧得起我,其實,別人的話只要說得對,咱們都該聽?!睖厍嗟溃骸昂?,我才不聽呢。誰待我好,我……我心里也喜歡他,那么不管他說得對不對,我都聽他的。要是我討厭的人哪,他說得再對,我偏偏不照他的話做?!痹兄拘Φ溃骸澳阏媸呛⒆悠?,你幾歲了?”溫青道:“我十八歲,你呢?”袁承志道:“我大你兩歲?!睖厍嗟拖铝祟^,忽然臉上一紅,悄聲道:“我沒親哥哥,咱們結拜為兄弟,好不好?”

袁承志自幼便遭身世大變,自然而然的諸事謹細,對溫青的身世實在毫不知情,雖見他對自己推心置腹,但提到結拜,那是終身禍福與共的大事,不由得遲疑。溫青見他沉吟不答,驀地里站起身來,奔出亭子。袁承志吃了一驚,連忙隨后追去,只見他向山頂直奔,心想這人性情激烈。別因自己不肯答應,羞辱了他,做出甚么事來,忙展開輕功,幾個起落,已搶在他面前,叫道:“溫兄弟,你生我的氣么?”溫青聽他口稱“兄弟”,心中大喜,登時住足,坐倒在地,說道:“你瞧我不起,怎么又叫人家兄弟?”袁承志道:“我幾時瞧你不起?來來來,咱們就在這里結拜?!?/p>

落^霞^小^說 ?? w w w*l u o xi a*c o m *

于是兩人向著月亮跪倒,發了有福共享、有難同當的重誓。站起身來,溫青向袁承志一揖,低低叫了聲:“大哥!”袁承志回了一揖,說道:“我叫你二弟吧?,F下不早啦,咱們回去睡吧?!眱扇藸渴只胤?。

袁承志道:“你別回去吵醒伯母了,咱們就在這兒同榻而睡吧?!睖厍喽溉粷M臉紅暈,把手一摔,嗔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”隨即一笑,說道:“明天見?!憋h然出房,把袁承志弄得愕然半晌,不知所云。次日一早,袁承志正坐在床上練功,小菊送來早點。袁承志跳下床來,向她道勞,正吃早點,溫青走進房來,道:“大哥,外面來了個女子,說是來討金子的,咱們出去瞧瞧?!痹兄镜溃骸昂??!毙南電Z人財物,終究不妥,如何勸得義弟還了人家才好。兩人來到廳口,便聽得廳中腳步聲急,風聲呼呼,有人在動手拚斗,一走進大廳,只見溫正快步游走,舞動單刀,正與一個使劍的年輕女子斗得甚緊。旁邊兩個老者坐在椅中觀戰。一個老人手拿拐杖,另一個則是空手。溫青走到拿拐杖的老者身旁,在他耳邊說了幾句話。那老者向袁承志仔細打量,點了點頭。

小節: 1 2 3 4 5
 

發表評論

捕鱼来了弹头回收多少金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