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霞小說

第四回 矯矯金蛇劍 翩翩美少年

金庸2015年01月04日Ctrl+D 收藏本站

關燈 直達底部
小節: 1 2 3 4 5

袁承志在十三歲上無意中發現鐵盒,這些年來早把這件事忘得干干凈凈,眼看這張春九與禿子的神情,《金蛇秘笈》中定是藏有重大秘密,否則他們不會連續找上十八年之久,找到之后,又如此你搶我奪的性命相搏?!暗降酌伢胖袑懼趺??”此念一動,再也不能克制,于是在床底角落中把那只塵封蛛結的小鐵盒找了出來。這只盒子小得多,張春九和禿頭一時沒發見。兩人一見到大鐵盒中的假秘笈,便欣喜若狂,再也不去找尋別物了。袁承志打開鐵盒,取出真本《金蛇秘笈》放在桌上。翻開閱讀,前面是些練功秘訣以及打暗器的心法,與他師父及木桑道人所授大同小異,約略看去,秘笈中所載,頗有不及自己所學的,但手法之陰毒狠辣,卻遠有過之。心想,這次險些中了敵人的卑鄙詭計,日后在江湖上行走,難保不再遇到陰惡的對手,這些人的手法自己雖然不屑使用,但知彼,為了克敵護身,卻不可不知,于是對秘笈中所述心法細加參研。一路讀將下去,不由得額頭冷汗涔涔而下,世上原來竟有這種種害人的毒法,當真是匪夷所思,相較之下,張春九和那禿子用悶藥迷人,可說是毫不足道了。

讀到第三日上,見秘笈所載武功已與自己過去所學全然不同,不但與華山派武功無絲毫共通之處,而且從來不曾聽師父說起過,那也并非僅是別有蹊徑而已,直是異想天開,往往與武學要旨背道而馳,卻也自具克敵制勝之妙。他一藝通百藝通,武學上既已有頗深造詣,再學旁門自是一點即會。秘笈中所載武功奇想怪著,紛至疊來,一學之下,再也不能自休,當下不由自主的照著秘笈一路練將下去。練到二十余日后卻遇上了難關,秘笈中要法關竅,記載詳明,但根基所在的姿勢卻無圖形,訣要甚是簡略,不知招式,只得略過不練。再翻下去是一套“金蛇劍法”,心想:此劍法以“金蛇”為名,金蛇郎君定是十分重視,必有獨到之處。照式練去,初時還不覺甚么,到后來轉折起伏,刺打劈削之間,甚是不顧,有些招式更是絕無用處,連試幾次總感不對,突然想起,金蛇郎君埋骨的洞中壁上有許多圖形,莫非與此有關?一想到這事,再也忍耐不住,招了啞巴,帶了繩索火把,又去洞中。這時他身材已經高大,幸而當年曾將洞口拆大,于是鉆進洞內,舉起火把往壁上照去,對圖形一加琢磨,果是秘笈中要訣的圖解。他心下大喜,照圖試練,暗暗默記,花了幾個時辰,將圖形盡數記熟了,在金蛇郎君墓前又拜了兩拜,謝他遺書教授武功。正要走出,一瞥間見到洞壁上的那個劍柄,當日年幼力弱,未能拔出,此時緊緊握住劍柄,潛運內力,嗤的一聲響,拔了出來,劍柄下果然連有劍身。

突然之間,全身涼颼颼地只感寒氣逼人,只見那劍形狀甚是奇特,與先前所見的金蛇錐依稀相似,整柄劍就如是一條蛇盤曲而成,蛇尾勾成劍柄,蛇頭則是劍尖,蛇舌伸出分叉,是以劍尖竟有兩叉。那劍金光燦爛,握在手中甚是沉重,看來竟是黃金混和了其他五金所鑄,劍身上一道血痕,發出碧油油的暗光,極是詭異。

觀看良久,心中隱生懼意,尋思金蛇郎君武功如此高強,當年手持此劍橫行江湖,劍刃不知已飲了多少人血。這一道碧綠的血痕,不知是何人身上的鮮血所化?是仁人義士,還是大奸大惡?又還是千百人的頸血所凝聚?

持劍微一舞動,登時明白了“金蛇劍法”的怪異之處,原來劍尖兩叉既可攢刺,亦可勾鎖敵人兵刃,倒拖斜戳,皆可傷敵,比之尋常長劍增添了不少用法,先前覺得“金蛇劍法”中頗多招式甚不可解,原來用在這柄特異的金蛇劍上,盡成厲害招術。舞到酣處,無意中一劍削向洞壁,一塊巖石應手而落,這金蛇劍竟是鋒銳絕倫。他又驚又喜,轉念又想:“金蛇郎君并未留言贈我此劍,我見此寶劍,便欲據為己有,未免貪心,還是讓它在此伴著舊主吧?!碧崞饎?,奮力向石壁上插了下去。這一插使盡了全力,劍雖鋒銳,但劍身終究尚有尺許露在石外,未能及柄而止。劍刃微微搖晃,劍上碧綠的血痕映著火光,似一條活蛇不住扭動身子,拚命想鉆入石壁。再看石壁上那“重寶秘術,付與有緣,入我門來,遇禍莫怨”那十六個字,不由得怔怔的出了神,心想這位金蛇前輩不知相貌如何?不知生平做過多少驚世駭俗的奇事?到頭來又何以會死在這山洞之中?

他金蛇劍這么一插,自知此時修為,比之這位怪俠尚頗有不及,對《金蛇秘笈》中所載的武功,更增向往,而不知不覺間,心中對這位怪俠又多了幾分親近之意。出得洞來,又花了二十多天功夫,將秘笈中所錄的武功盡數學會了,其中發金蛇錐的手法尤為奇妙,與木桑道人的暗器心法可說各有千秋。讀到最后三頁,只見密密麻麻的寫滿了口訣,參照前面所載,有些地方變化精奧,頗增妙悟,但一大半卻全不可解。埋頭細讀這三頁口訣,苦思了兩天,總覺其中矛盾百出,必定另有關鍵,但把一本秘笈翻來覆去的細看,所有功訣法門實已全部熟讀領會,更無遺漏。他重入山洞,細看壁上圖形,仍是難以索解。這天晚上,他因參究不出其中道理,在床上翻來覆去,始終睡不安穩,只見窗外一輪明月射進室來,照得滿地銀光,忽想:“我混元功早已練成,為了這部金蛇秘笈,卻在山上多耽了兩個月功夫,只怕師父久等不至,為我擔心。師父曾說金蛇郎君為人怪僻,他的書觀之無益。我一時好奇心起,學了書上武功,師父說不定會大不高興。我又何必苦思焦慮,去探索這旁門功夫中的不解之處?”

但他武學修為既到如此境界,見到高深的武功秘奧而竟不探索到底,實所難能,心想:“眼不見為凈,我一把火將它燒了便是?!敝饕庖讯?,下炕來點亮油燈,拿起秘笈放在燈上焚燒。但燒了良久,那書的封面只薰得一片烏黑,竟是不能著火。

他心中大奇,用力拉扯,那書居然紋絲不動。他此時混元功已成,雙手具極強內家勁力,這一扯力道非同小可,就是鐵片也要拉長,不料想這書居然不損,情知必有古怪,細加審視,原來封面是以烏金絲和不知甚么細線織成,共有兩層。他拿小刀割斷釘書的絲線,拆下封面,再把秘笈在火上焚燒,這一下登時火光熊熊,把金蛇郎君平生絕學燒成了灰燼。再看那書封面,夾層之中似乎另有別物,細心挑開兩層之間連系的金絲,果然中間藏有兩張紙箋。

一張紙上寫著:“重寶之圖”四字,旁邊畫了一幅地圖,又有許多記號。圖后寫著兩行字:“得寶之人,務請赴浙江衢州石梁,尋訪女子溫儀,贈以黃金十萬兩?!毙南耄骸斑@話口氣好大!”只見箋末又有兩行小字:“此時縱聚天下珍寶,亦焉得以易半日聚首?重財寶而輕別離,愚之極矣,悔甚恨甚!”凝思半晌,不明其意。另一張紙箋上寫的,卻密密的都是武功訣要,與秘笈中不解之處一加參照,登時豁然貫通,果然妙用無窮。他眼望天上明月,《金蛇秘笈》中種種武功秘奧,有如一道澄澈的小溪,緩緩在心中流過,清可見底,更先半分渣滓,直到紅日滿窗,這才醒覺。只是這些武功似乎過份繁復,花巧太多,想來那是金蛇郎君的天性使然,喜在平易處弄得峰回路轉,使人眼花撩亂。經此一晚苦思,不但通解了金蛇郎君的遺法,而對師父及木桑道人所授諸般上乘武功,也有更深一層體會。他望著兩頁白箋,一堆灰燼,呆呆出神,暗嘆金蛇郎君工于心計,一至于斯,故意在秘笈中留下令人不解之處,誘使得到秘笈之人刻意探索,終于找到藏寶地圖。如果秘笈落入庸人之手,不去鉆研武功的精微,那么多半也不會發現地圖。他把兩張紙箋仍然夾在兩片封面之間,再去山洞取出金蛇劍來,練熟了劍法,才將金蛇劍插還原處。又過兩日,袁承志收拾行裝,與啞巴告別。他在山上住了十年,忽然離去,心下難過。大威與小乖頗通靈性,拉住了吱吱亂叫,不放他走。袁承志更是難分難舍。啞巴帶了兩頭猩猩直送到山下,這才灑淚而別。

袁承志藝成下山,所聞所見,俱覺新奇,只見一路行來,見百姓人人衣服襤褸,餓得面黃饑瘦。行出百余里后,見數十名百姓在山間挖掘樹根而食。他身邊有些師父留下的銀兩,卻也無處可買食物,只得施展武功,捕捉鳥獸為食。又行數十里,只見倒斃的饑民不絕于途,甚感凄惻。行了數日,將到山西境內,竟見饑民在煮了餓死的死尸來吃,他不敢多看,疾行而過。

這一日來到一處市鎮,只見饑民大集,齊聲高唱,唱的是:“吃他娘,穿他娘,開了大門迎闖王。闖王來時不納糧?!薄俺笊?,幕求合,近來貧漢難求活。早早開門拜闖王,管教大家都歡悅?!币幻姽賻Я耸嗝?,大聲吆喝:“你們唱這種造反的歌兒,不怕殺頭嗎?”揮動鞭子,向眾百姓亂打。眾饑民叫道:“闖王不來,大家都是餓死,我們正是要造反!”一擁而上,抓住了官兵,有的打,有的咬,登時將十多名官兵活活打死了。袁承志見了這等情景,心想:“無怪闖王聲勢日盛。百姓饑不得食,也只好殺官造反了?!毕蛞幻嚸駟柕溃骸斑@位大哥,可知闖王是在哪里,我想前去相投?!蹦丘嚸裾f道:“聽說闖王大軍眼下在襄陵、聞喜一帶,不久就要過來。我們大伙也正要去投軍呢?!痹兄居謫枺骸皠偛怕牭么蠹页母鑳荷鹾?,此外還有沒有?”那饑民道:“還有好多呢。那都是闖王部下的李公子所作?!庇谑怯殖藥资?,歌意都是勸人殺官造反,迎接闖王。袁承志沿途打聽,在黃河邊上遇到了小部闖軍。帶兵的首領聽說是來找闖王的,不敢怠慢,忙派人陪他到李自成軍中。闖王聽得是神劍仙猿穆人清的弟子到來,雖在軍務倥傯之際,仍然親自接見。袁承志見他氣度威猛,神色和藹,甚是敬佩。闖王說他師父去了江南,想是穆人清在言語中對自己這愛徒頗為獎許,是以闖王對他甚加器重,言下頗有招攬之意。袁承志聽得師父不在,登時忽忽不樂,再問起崔秋山,則是和穆人清同到江南蘇杭一帶籌措軍餉去了。袁承志說要去尋師,稟明師父之后,再來效力。闖王也不勉強,命制將軍李巖接待,又送了五十兩銀子作路費。袁承志謝過受了。那李巖雖是闖軍中帶兵的將官,但身穿書生服色,談吐儒雅。原來他是前兵部尚書李精白之子,本是舉人,因賑濟災民,得罪了縣官和富室,被誣陷入獄。有一位女俠仰慕他為人,率領災民攻破牢獄,救了他出來。那女俠愛穿紅衣,眾人叫她為紅娘子。李巖實逼處此,已非造反不可,便和紅娘子結成夫婦,投入闖王軍中,獻議均田免賦,善待百姓。闖王言聽計從,極為重用。闖軍本為饑民、叛卒所聚,造反只不過為求一飽,原無大志,所到之處,不免劫掠,因之人心不附,東西流竄,時勝時敗,始終難成氣候。自得李巖歸附,李自成整頓軍紀,嚴禁濫殺奸淫,登時軍勢大振。李巖治軍嚴整,又編了許多歌兒,令人教小兒傳唱,四處流播。百姓正自饑不得食,官府又來拷打逼糧,一聽說“闖王來時不納糧”,自是人人擁戴。因此闖軍未到,有些城池已不攻自破。李巖對袁崇煥向來敬仰,聽說袁督師的公子到來,相待盡禮,接入營中,請夫人紅娘子出見。

小節: 1 2 3 4 5
 

發表評論

捕鱼来了弹头回收多少金币